凝琰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【猫鼠挂人】答兮然问

我不想说别的,也不指望谁回复,我就要我的文,《溯流》《弑心岛》《桎魂楼》《小葱拌豆腐》,其他的我也不跟你计较了,如果你删了麻烦把文稿还我吧,本宝宝换个cp也一样风生水起,不怕你排外。还佛系,你佛系之前可是独裁系,人做了什么事,早过了18岁年纪就该知道自己要付法律责任的吧?知乎都知道声明著作权

小独-:

琰羽:



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, @凝琰 来找我,说有读者说她在猫鼠吧的文找不到了,于是我就去群里问了,然后就被吧主大人挂了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5677210409地址在此,依照此人的尿性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删帖。








我的回复如下:








既然咱俩都是实在人,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






  你不用觉得自己得理就咄咄逼人,我本来已经不管吧里事儿了,但是贴吧老人不断找回来,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你心里没数吗?好,那咱们来说说清楚。








  茶乐找到我第一句话就是“有兮然在,我绝对不回猫鼠吧”,请问你做了什么让一个如此出色有人气的猫鼠画手恨你入骨?你在茶乐无授权的情况下,没有标明原作者,擅自用她的图做了皮肤,还到处散播,结果被对家以为是肚肚的画掐回来。你脖子一缩,把茶乐扔出去,让她从微博掐到贴吧,那个时候你在干什么?你是不是欠茶乐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别拿什么茶乐有公共授权来说事儿,你发帖是在九月份,茶乐的授权在十月份,你的无授权行为是辩驳不了的。还有,茶乐现在要收回她的授权,她已经不希望自己的图被猫鼠吧的人当签子,当镇楼图了,这点精神还请吧主大人传达下去吧。她恶心你,不愿跟你多说话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早年我做吧主时,你就在管理组群里说过讨厌冷月的文,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受欢迎,每一篇文的回复和点击都比你的高,后来你果然把她的文挂了,还旁敲侧击的说她的文拉低贴吧档次,并且在那次挂文事件中赶走了一大批替她说话的老人,小叶子龟龟这些有人望有本事的都被赶走了。事后又在她根本就不在的猫鼠群里说,这么做是对她寄予厚望,希望给她的文加精才会如此严加要求。








  讲真,真的觉得一篇文有问题,大可以在文章里提出来,截出片段本身就有断章取义之嫌,你还逐字逐句的挑毛病。在掐起来后,本来说此贴不删,保留此贴大家畅谈,但是小吧开始骂人之后,此贴迅雷不及掩耳的被删除了,还只保留了吧友还击的部分,声言是这些人违反吧规,而小吧骂人的部分却不保留,你以为别人就眼瞎都没看见?你是不是欠冷月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当初知湘清露,也就是四儿刚刚入吧的时候年龄还小,你时时处处指导关心,体贴的跟知心大姐似的,但是当四儿的文笔开始超越你时,你就再也不和她说话了,后来就发生了所谓的抄袭事件。你从一边装好人套了消息,马上传递到另外一边,这种事你以为做的天衣无缝,别人没有证据就真的不会知道是你做的吗?别忘了,很多话四儿只对你说过,一旦消息泄漏究竟是谁做的好事,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,你真当四儿是傻子?你这等蒋干盗书的伎俩玩的这么好,把别人都当了傻瓜,是不是欠四儿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顺便替四儿问一句,她的《溯流》一文哪儿去了?那篇文近乎清水,一点违禁都没有,且是她感觉写的最好的一篇猫鼠文,并且仅在猫鼠吧发过,是一篇孤本的稿子,那篇文在被抄袭之后就没有了,能解释一下吗?横竖不是她自己删的。如果不是读者找过去问,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帖子没了。








  还有一件事,抄袭事件爆发之前,贴吧有一张人气很高回复超多的讨论帖,帖子的主题是“现在猫鼠吧最好的写手是知湘清露和湘妃之泪”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里面你的小吧酸酸的说了一句“兮然大大的文也很好啊”,被傻乎乎的楼主回了一句“可是我还是觉得那两位大大写的好啊”,请问那张帖子去哪里了?一张讨论帖没有任何违禁内容,为何整张就没有了呢?百度吞贴那么会吞,吞的都是扎你心的贴,还都是整张没,百度恐怕也要说,这个锅我不背了吧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当年忘川在湘妃之泪和知湘清露的抄袭事件之后,以身体不好为由辞了吧主之位,但她对我说过,已对贴吧心灰意冷,自己实在是太傻太单纯,轻信别人落得如此下场。从忘川把你提拔上吧主之位以后,纵观你们俩人的管理帖不难看出,所有需要出头得罪人的都是忘川在做,而你从来都是在中间说好话和稀泥做好人的那个。忘川究竟是为什么离开,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?踢走一个人气比你高,写文比你好的,提拔一个不写文的当吧主,你打什么算盘别人就都看不出来?后来我问及此事时你怎么说的?我们保留了这个位置要等忘川回来,呵呵。你是不是欠忘川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你总是以原著党自居,但是你连三五和七五的差别在哪里都不知道,还整天嘚嘚瑟瑟的惦记着给别人当师傅,估计你也买不起镜子,就不用照了。








  你喜欢给自己扣高帽子,动不动就你是考据党,读了几篇论文,看了几个别人的观点就是考据党了吗?人真考据的从来不敢蚂蚁缘槐夸大国,都怕风大闪了舌头,每门学科都有自身的研究方法,你不是学历史出身的,并不懂得历史学所要求的正规的研究方法,你甚至连《长编》都没读下来过,怎么就有脸说自己是考据党的。抱着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论文就敢说自己的史料解读是正确的,别人用就行。在被河梁纠正说史料解读有问题后,你就再也没跟河梁说过一句话,呵呵,咱就不说你心眼有多小了,但梁子的宋史是跟着邓小南老师学的,邓小南是谁你去百度查查再说!你又不是科班出身,纠正你个错误怎么了?不是考据党吗,大家一起讨论不是更开心吗?至于再也不跟人家说一句话吗?露怯也不用这样,你若是不露怯,以前我们在群里讨论史料时,怎么从来都不见你发言呢?你是不是欠河梁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写文看文,喜欢上一对cp,和同好一起无拘无束的谈论cp开脑洞本来是件快乐的事儿,但是你整天考据考据的,好像无考据就不能写文似的,无非是以考据凸显自己的学识渊博,喵咪在群里质疑了一下,就被你的小拥趸们一个劲儿怼,你可真有脸!人家喵咪微博上三万多粉丝都没见张狂成这样,不过当然了,喵咪是凭自己本事吃饭的,确实用不着心虚成这样。更何况,人有了狗之后,干嘛还要自己吠叫呢?这才凸显你大大的地位,不是吗?不过,你是不是欠喵咪一个道歉呢?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以前我做吧主的时候,曾经和梅姐聊过,问她为什么很多人给吧务留言求删帖你不删呢?她说,贴吧是个公共平台,删除别人的帖子不是吧务的义务,保留帖子才是吧务应该做的。你自问你是怎么做的?当年你抱梅姐的大腿抱那么紧,不过梅姐说话一向犀利精确不留情面,在评论你的文时深深伤害了你的自尊,所以你在当吧主之后曾经发帖说,猫鼠吧以宽容为贴吧之本,那后来宽容的你是怎么对待冷月的?是怎么对待帮冷月说话的吧友的?你换了多少马甲去怼他们?直到把冷月怼到删帖走人。请问这就是你的宽容立本?说到这里,你又欠了冷月一个道歉。








  顺说,当时梅姐评价的文不止有你,还有忘川,但是忘川接受了梅姐的批评,后来文写的越来越好,你至今难以望其项背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百度严查时,吧务删了很多文,而完全没有通知过任何作者,也丝毫不留给作者保留文章的时间。就算是事出匆忙,权宜行事,不能在事后给作者们发个消息吗?大家都在一个群里,通知一声就这么难?发个百度私信就这么难?梅雨季节的文、心语的文、冷月的文,你不喜欢生子文,这些涉及生子和你不喜欢,但点击比你高的作者的文就都被删除了。还口口声声都是为了维护贴吧的安全,你的小拥趸写的小黄文,挂着大大的H在标题上,还滴=蜡、春Y、捆绑、轮X在线等很急的,你们俩吧主都进去留了言,怎么就不删了?这叫一碗水端平,公正公平的管理贴吧?顺你者昌逆你者亡,涂脂抹粉就能遮掩肮脏的真相了吗?把别人当傻子也是有限度的。你是不是欠梅雨季节、心语和冷月他们一个道歉。
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以前龟龟写网游文的时候在吧里做调查,龟龟的调查贴出了一个多月了,你的文突然扔出来,当时大家只有尴尬的笑笑说,最近网游文蛮多的哈,你大度的说撞梗而已,很正常,却在群里旁敲侧击的暗示龟龟抄袭你的创意。后来龟龟直接发去了晋江,结果在晋江入v不说,还两次上榜。常言道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溜溜,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,结果真是一目了然啊。








  后来贴吧有人求龟龟那篇文,同一时期你也在晋江发文,你会不知道龟龟的文已经完结?其实你不发言压根没所谓,不喜欢不理会就是了,你偏偏要去说一句什么,此文未完结。呵呵,你不觉得这种答复就是分分钟抽自己的脸吗?你是不是欠龟龟一个道歉呢?




  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人家lulu喜欢劲昭,就建了自己的劲昭猫鼠吧,你在贴吧介绍里直接称人家的贴吧为猫鼠吧的子吧。你经过人家同意了吗?你跟人家说过吗?想装大头蒜也要看人家是不是愿意拿你蘸酱吧?不等人给脸,就觉得自己脸面大过天,你知不知道人家后来就是怕了你总是发那篇仿佛用尽洪荒之力的《大义无声》,还嘚嘚瑟瑟给自己加精,看得人家头疼,总不回复又感觉不好,所以才干脆不管,任由那吧自生自灭去了。生生把人家的吧逼死,你是不是欠了lulu一个道歉。
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  




  你忘记当年以为自己喜欢红楼就高人一等,时时刻刻不忘以林黛玉自居,处处掐尖要强,说话含酸捻醋,还自以为学了个十成十,搞到后来在群里没多少人愿意理你。当时大家不过以为你是个装十三,年少轻狂的时候谁还不想装装逼呢,只不过“装出受人尊敬的样子就会受人尊敬”不是每次都会奏效,你才慢慢放低身价开始平易近人,但你依然是要压人一头才肯罢休,直到后来火鱼训了你一通,你才陡然改变风格,处处卖乖卖萌。讲真,你干嘛总把自己当林黛玉呢,你这心机分明就是个王熙凤啊,非把自己当那多愁多病身,你不觉得太委屈自己了吗,您是大才啊,排挤走忘川,赶走比你先来的冷月和一干老人,绝不比逼死尤二姐的凤姐手段差。








  当年大家在群里无话不说,后来大家慢慢发现,第一天在群里讨论的梗,第二天就会被你不声不响的用在文里,搞得大家慢慢都不再讨论有趣的梗了。你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?其实你想赶走老人的目的非常明确,因为老人太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了,老人在就会时时刻刻提醒你 你当年的蠢状,你自然是如鲠在喉,如此费尽心机也便可以理解了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



  我就想知道屡遭横祸的为什么都是跟你发生过摩擦的人呢?都是被你算计过的人呢?最后咱们来说说你所谓的证据。








  你在怼冷月的时候,利用当时的百度私信不显示时间的漏洞,先套冷月的话,然后再截图放出来,说是冷月骂你在前,你才奋起反击的。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各种证据,我真的没有,因为我不是那种和别人聊天的时候,时时刻刻想着要提防别人,算计别人,从别人嘴里套话,以后好当做证据的人。








  之前有老人来问我,什么样的人才会动不动就让别人拿出证据来?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时候,已经失信于人,表明自己根本就不会敞开心扉对别人真诚以待?是的,聪明人早就看出来了,自然也懒得跟你多说什么。嫌脏,真的!








  知道为什么世上会有圣母白莲花吗?因为她们心里把那块牌坊比什么都重要,可是为了得到那块牌坊她们已经做了下流事儿,所以不得不端着架子,一遍遍告诉自己,我是没错的,错的都是她们,都是他们逼我的!说到最后,自己都信了,感动的不行,殊不知在别人眼里再盛开也不过是一朵塑料假花而已。你得到你想要的牌坊了吗?








  猫鼠吧不是你的个人贴吧,你以自己的喜恶为标杆,容不下你看不惯的人,还要做出大度的样子,其实你也挺累的,心里也有很多怨愤。为了那点可怜的虚荣心,为了个二次元的大大的名号,做了这么多缺德的事儿,还自以为做的滴水不漏,别人说不出道不出,只能吃你的哑巴亏,你是不是傻?别人不理你只是好鞋不踩臭狗屎而已,别嫌我说话难听骂你了,真不是,这叫话糙理不糙,说的都是大实话。记得佛印和苏东坡的那个故事吗?道理就是如此,你老看别人是坨屎,这个不如你那个不如你的,其实你现在就是别人眼中的一坨屎。






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  




  我知道你为什么恨我,因为当年我辞去吧主之职的时候,你满以为吧主之位一定是落到你头上,却没想到我给了忘川,而没有给你。从那之后,你就对我深以为恨,觉得我辜负了你的高才。证明就是,在那之后你不声不响就把咱俩的QQ好友给删除了,若不是后来有事要找你,还没发现你手这么快,之后有段时间给你留言,你从来都不回,加你好友你也不加,可见心里恨得不轻啊。








  讲真,你很平庸,写文一般,心眼又小,一点针鼻儿大的事儿你都会记在心里记很久。当时为了鼓励你,给你开文集,那些洋溢着赞美的词无非是一种客套,你却把它当做理所当然,确实有些马不知脸长了。跟你交往简直如履薄冰,照顾了你的心情你也不会觉得别人好,反而会觉得别人好欺负。看看你越来越过分的作为不就是清楚的证明吗?从一开始上下蹦跶,制造舆论,偷偷删帖到后来明目张胆的把不喜欢的作者怼出贴吧,你知道为什么大家一再容忍吗?只是因为当时大家是一起过来的,是很多人为了贴吧不懈付出,大家爱的是这个贴吧,是那段共同拼搏的过去,而你就是坏了一锅粥的那粒老鼠屎。








  人们会因为喜欢上一对cp入圈,却会因为恶心一个人而出圈。你就是那个令人作呕的源泉,兮然,你不配喜欢猫鼠,猫鼠圈有你是一种不幸,我为和你一起共过事为耻!








  你不是要证据吗?给你证人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茶乐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四儿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河梁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冷月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火鱼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梅姐!








  觉得我说谎的人,去问心语,问喵咪,问梅雨季节,问龟龟,问叶子,问过去那些老人究竟是怎么样的!偏听则暗,兼听则明,别老看你这位大大的独角戏,也听听别人怎么说,听听其他人嘴里你做过些什么,怎么做的?我一个人冤枉你,这么多人都冤枉你了吗?








  我还是那句话,你是吧主,为什么发生了事情,这么多当年一起走过来的老人不去找你,而来找我呢?如果忘川在,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来找我了,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是信誉!做人的信誉!你,兮然,不可信!








  这么多事做下来,你已经人心尽失,你将老人赶走,无非是因为老人知道你的底细,你充不起大大的架子而已。还是那句话,好鞋不踩臭狗屎,我珍惜我的鞋子,你珍惜你的味道,言尽于此,缘尽于此。










评论(16)

热度(48)

  1. 猫鼠工作室凝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凝琰小独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不想说别的,也不指望谁回复,我就要我的文,《溯流》《弑心岛》《桎魂楼》《小葱拌豆腐》,其他的我也不...
  3. 小独-琰羽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