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琰
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,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【蔺苏】月光光·心慌慌·03

OK,现在第三章出来惹~~尽情放飞自己!下一棒 @清修纳言 阿黄你加油2333~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三章、客从远方来

每一天的清晨醒来那一刻,接触到的所有浓烈的阳光,都意味着,一种新生。

这话本就是蔺晨告诉他的,那时他对所有的一切都充斥着茫然与敌意,或者说他最初的一段时间,恨死了蔺晨。

生与死本就是个难题,艰难的活着本就不比死了舒服。蔺晨看着他咬着牙说的那句,你想杀我,可以,等你有这个本事。

等到一年后某一天夜里,蔺晨搂着他问,你现在有那个本事了么?

有,只是现在,心变了。

就像现在。


梅长苏是昨夜来的,敲了门就熟门熟路爬上蔺晨的床,抱膝坐在床上看着他,安静得让蔺晨有些心发慌。

“阿晨,”他静静唤道,“我做噩梦了。”

“你能梦到什么啊?”蔺晨觉得好笑,“天塌下来都不怕的长苏,居然怕噩梦?”说着也爬到床上,顺手把被子给两人盖上,“来跟蔺晨哥哥说说,什么梦这么可怕?”

梅长苏沉默了一会儿,却并不回答,却缓声诵道,“梦见在我傍,忽觉在他乡。他乡各异县,展转不可见。枯桑知天风,海水知天寒。入门各自媚,谁肯相为言。”

这本是乐府著名的诗词,题目便唤作《饮马长城窟行》,蔺晨自是朗朗上口,可梅长苏并没有背完。两人就这么安静着,安静得蔺晨有些不习惯,许久,他开口道,“你确实远道而来。”

梅长苏从脖子上摸出一块玉佩来,微微用力,双鱼便一分为二,他把那一半塞到蔺晨手里,“双鱼我有,但现在却没法都给你,里面也没有什么尺素书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了,就因为做了个梦?”蔺晨问,梅长苏吸了一口气,翻身躺下,“对,其实……我也想你了。”

蔺晨掖了掖被子,侧身对着他,颇有兴味地笑起来,“想我?”

“对,”梅长苏看着他,“想你了,就像那年我第一次见你,看到你我就认出你了。”

“发烧了,”蔺晨摸摸他的头,“你今儿个不正常,而且确实发热了。”

梅长苏看着他的脸,忽然就莫名觉得生气,翻了个身背对着他,蔺晨抬起手,搂住他的肩膀,“你挨打了。”

他确实挨打了。

云南王府的穆王爷带自己一双儿女来京,林燮负责接待,鸿胪寺中林殊见穆青可爱,便抱了去逗,惹火了穆青的姐姐霓凰,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打闹着就动了真,直到最后被两边父母拉开。

他被父亲狠狠打了一顿,哭着躲到太皇太后那里。老人家发了火,险些拖着孩子找皇帝治那穆深的罪。

梅长苏心里不是不害怕,可再害怕,也必须挨下去。

“乖,不哭不哭,蔺晨哥哥陪你哈。”蔺晨伸手摸到了一把眼泪,连忙晃他的肩膀,梅长苏却突然靠过来,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大哭起来。

蔺晨推也不是抱也不是,只得任由他搂着,最终还是拍拍他的背,抱住了他。

他其实是不懂得如何安慰人的,第一次被梅长苏这么搂着,多少还是不习惯,然而很快他就明白了,长苏不需要他的安慰,也没有人能够安慰他。

“爹打我了。”梅长苏终于停了下来,却依旧还贪恋蔺晨怀里的温暖,不肯放开片刻。

“我知道,”蔺晨哄道,“所以你就跑出来找我了?金陵离琅琊山这么远,你怎么来的?”

“骑马,”梅长苏轻轻咳嗽几声,微微抱紧蔺晨,“他打我,我要离家出走。”

蔺晨险些被他这孩子气的话笑出来,就因为挨打了所以跑来找他,却说做噩梦了,便也不揭露他,抓过被子把他裹起来,“好好好,有哥哥我收留你。长苏乖,先睡觉,醒了咱们好好说。”

梅长苏拽着他的胳膊,“别把我还回去,我不走!”

“好好,不送你回去,”蔺晨只得继续哄,“你爹…找我要人怎么办?”

“就说不给!”

“……”蔺晨顿时语塞,无奈道,“什么理由啊?”

梅长苏躲进被子里,恨恨道,“就说我嫁给你了!”

蔺晨这辈子第一次彻夜无眠。

梅叔叔家的梅弟弟从小就经常如此对他语不惊人死不休,他倒也习惯了,一旦人习惯了这种不经意的调戏,那么以后对真正的调戏往往就会觉得理所当然。

就像是花闻久了,就不香了。

蔺晨当然不会觉得梅长苏是真的要嫁给他,何况十一二岁的孩子挨了打,跑到好兄弟家去躲起来声称离家出走,气话也就是那样。

至于好兄弟为什么不去找萧景琰,蔺晨想了想,觉得萧景琰那儿太近了,那就不叫离家出走了。

可蔺晨到底是忽略了梅长苏的死心眼和认真劲儿。既然气哭了霓凰自己还挨了打,那么跟穆王府的婚事,老太太就算原本想,现在恐怕也是一肚子气不提作罢。蔺晨到琅琊阁转了一圈,金陵果然乱成一锅粥。

晋阳长公主的儿子丢了,到处找不到。

那是,琅琊阁岂是那么好找的?何况自己已经快三年没见过他了,谁能想到他会来滁州?

梅长苏到底不是原来那病殃殃的样子,发个烧也就一两天便重新活蹦乱跳,每每早晨拉着蔺晨上观月台练功夫,蔺晨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扯着嗓子问他是不是要上高手榜。

“以后有机会,我……我一定让你上公子榜,这辈子都别舞刀弄枪的才好!”

梅长苏手上动作一顿,头也不回地往前走,蔺晨连忙叫起来,“你去哪儿!”

梅长苏顿了顿,咬牙抛下两个字。

“回家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手机党我就……不复制了!重要的是,跳票万字肉!!!跳票万字肉!!!跳票万字肉!!!

评论(59)

热度(108)

  1. 日暮江湖相忘远凝琰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八分饱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