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琰
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,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刀后发个糖

这大半夜的也没啥好说的,三个朋友同时出圈,最大的刀完了。我发第一个糖。

我不离开蔺苏圈,虽然我似乎从来都是游离基,蔺苏有我没我都一样。

不是没想过弃坑,写长篇累,正剧长篇更累,尤其是烧脑,读者觉得烧脑的同时,作者其实是最累的。但是我也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会讨好会让别人喜欢的人,可能我就不讨人喜欢——但是没有哪个写手不想让人喜欢,起码这是一种对自己的承认和尊重,起码代表自己有一席之地。

方才跟好友提到出坑大多都是受够了——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讨人厌的,能让人离开自己喜欢的,只能是人。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不好意思,现实就是,只有女人会为难女人。

想弃坑不是一两天了,最后还是往下孜孜不倦写,所谓热爱有时候就是早已不是原来的好玩。能把文章坚持写下去的人,无论文笔如何,都是值得尊重的。扯一个社会派说法,为什么减肥成功的人都被人喜欢,因为能够坚持下来,因为足够坚强。

如果说最大的刀是三位出坑,那么我就发颗糖,或许可有可无。

梦横塘不会弃坑,起码在完结之前我不会离开,最多完结后淡了感情,仅此而已。

评论(27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