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琰
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,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【蔺苏】茶馆夜话01

写在前面:背景设定取材于《梦横塘》下部的烟柳茶馆,由我和@南知合作,共100话,全文tag【茶馆夜话】

背景设定什么的就不需要授权了嗯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楔子

都道琅琊阁是遍知天下事的地方,它的名声却不如他家少阁主的响亮。蔺少阁主似乎对琅琊阁不是那么热衷,却更热衷于开个茶馆,白天接待人,客似云来。至于夜晚,那就不仅有人来了。

更何况,茶馆开在廊州,与权倾江东十四州的江左盟,恰好隔着一条河,对岸。

白日有老酒鬼晃晃悠悠上去问,为啥江左盟如此家大业大?

彼时那茶馆的二馆主嘿嘿笑着,附耳过来~

——因为江左盟有瑞兽,我们茶馆也有!

哦~~偷听的众人恍然大悟。

茶馆的瑞兽是只白泽,哪天从维龙之山跑出来的就不知道了,反正整天赖在茶馆不走,最喜欢大碗茶!

有人问,馆主,那江左盟瑞兽是啥?

庆林少侠扇子一晃,笨笨笨,白泽最喜欢麒麟啊,当然江左盟瑞兽是麒麟!唉~我告诉你们,那还是没成年的小麒麟呢!

底下有人说了,你们蔺馆主整天抱着的宝贝,是白泽?

庆林摇头,白泽你看不着,那就是只小麒麟……唉坐下坐下!还想看麒麟,云开回来揍你!

正说着,那大馆主蔺晨怀里揣着个小家伙,抱着从楼上下来了,被包裹起来的小家伙动了动,露出一点黑珍珠似的颜色来,蔺晨把毯子放在桌上,抄走了庆林的茶壶。

邻家小女孩跑过去,把毯子里裹着的小家伙偷偷掀开了一条缝。

“爷爷你看,还是麒麟宝宝~”小女孩用糖葫芦指着它,那小家伙伸出脑袋看了看她,咬走了她的糖葫芦。

回头一看,她爷爷整阿弥陀佛念叨着祖上开眼老天保佑。

小女孩不管,摘下另一颗糖葫芦,递给小家伙。小家伙凑过来,蹭了蹭小女孩的手。

蔺晨走过来,把桌上的小家伙重新抱起来,“乖囡囡,麒麟宝宝生病了,回头你来江左盟找他玩,好不好?”

小女孩天真地点点头,“蔺叔叔,我可以给他带吃的吗?”

蔺晨想了想,点头肯定道,“可以,雪红果或者糖葫芦,他都喜欢。”

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的麒麟宝宝盯着小女孩,被抱走的时候伸出爪子挥了挥,小女孩咯咯直笑。

庆林在他身后叫了一声,晚上回来不?

蔺晨回头一挥手,晚上有人来求。

第一话:食梦貘

蔺晨已经好几天没有离开江左盟了,也亏得最近江湖上没有什么风波,怀里人却始终没有醒来,偶尔紧蹙的眉头和呻吟,都让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。

梦魇。

梅长苏陷入梦魇已经有三日了,彼时蔺晨与他躺在床上聊天,入睡前方谈到是夜如何迎接青丘国主,梅长苏便睡了过去,这一睡就是三天,不曾醒来。

梦里是一片连天战火,天空是血火处的源泉,旋转着铺陈出一片锦绣江山——血染的万里河山。

他在所有尸体当中爬行,那些已死了的,将要死去的人,最后一口气和痛呼此起彼伏,像是一股风,源源不断地灌入他的耳朵。

——哈哈,这儿居然有只麒麟!这时候打死没用,不如砍下它的麒麟角,咱们凑够凤毛麟角卖个好价钱!

雪亮的刀锋和头上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眼前一黑,却是还未死去,残留着最后一口气。头上留下来的血黏腻而滚烫,几乎要将他的眼睛灼伤。

那两个人哈哈大笑着,提着那只刚长出来的麒麟角扬长而去,临走前盯着它看了一眼。

啧啧,黑麒麟乃十二祖妖之一,早知道驯养了,多好。

梅长苏有些庆幸自己只是被斩断了角,若是真把他驯养,或许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。

仿佛阿鼻地狱重降人间,失血过多让他头晕发冷,本能地爬到还没有死去的一个同袍面前,那战友抓起他的手,颤抖地看着他。

……少帅,杀了我……杀了我!

他已经整个腰被斩断了一般,与过去的腰斩无异,必然是活不了的。梅长苏握住他的手,却丝毫说不出话来。

麒麟角是灵力之源,失去了麒麟角的幼年麒麟几乎无法活下去。麒麟角不会自行止血,最终因失血过多和灵力耗尽虚弱而死。

那战友喘着粗气,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将自身的灵力输给他。梅长苏却一点点拿起钢刀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刺入他的心脏。

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不知何时下起了漫天大雪,北风肆虐着,山谷瞬间被冰冻了一切。耳边杂乱的声音渐渐消失,一切都重新归于寂静……

梅长苏猛然从梦境中醒来,与此同时脑袋和手腕都不可抑制地剧痛起来,疼得他忍不住叫了一声。一抬头,却正对上蔺晨的脸,脑子又是一阵晕眩。

“长苏,”蔺晨松了一口气,“你怎么了?梦魇了吗?”

梅长苏的灵力随着失去麒麟角那一次被几乎尽数摧毁,灵感却变得极强。蔺晨的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许久他才清醒过来,“结界,我被困在了一个结界。”

蔺晨和庆林交换了一个眼神,有些诧异。半晌,他开口道,“烟柳茶馆今晚接待了青丘国主,他的妹妹今晚失踪了。”

梅长苏靠着床头坐起来,几乎转瞬之间就想到了什么,“幻境?”

“梦境。”庆林摇摇头,“我哥今天过来,其实就是想查找这件事的源头。妹妹自从出了青丘,就一路往廊州而来,就是在清风楼附近失踪的。”

清风楼是江左盟的产业,青丘的公主在清风楼失踪,这狐狸国王自然要找这当家的宗主要人。梅长苏沉吟片刻,“你的意思是,梦境是一个结界?有什么能编制这样一个结界,仅凭梦境就吞噬活人呢?”

蔺晨摇摇头,“目前我在整个清风楼附近寻找结界,都没有发现有这类结界的存在。”

梅长苏抬起胳膊,蔺晨扶着他下了床,摇摇晃晃往外走去,“结界这种东西……还是应该让肥哥去找。”


肥哥是条大蟒蛇,廊州的“地头蛇”,两年前梅长苏来到廊州,这辈子没见过麒麟的肥哥嗅觉灵敏地闻到了瑞兽的味道,暗搓搓一路滑到了还不是江左盟的地方,深深吸了一口气的时候,被黎纲一脚踩地里了。

肥哥感觉到自己地头蛇的尊严被瞬间踩没了,毫不犹豫地冲黎纲一头冲过去,准备盘旋缠绕再缠绕,然后把他变成自己的美食。

然而,天公不作美,黎纲不知怎么的忽然一回头,拿扫帚赶蚊子的时候,好死不死一扫帚挥到了肥哥脸上。

就在肥哥叹息的功夫,已经被黎纲拖了进去,拿它给自家少帅邀功请赏去了。

在见到梅长苏第一眼的时候,肥哥就跪了,作为蛇的天性就是要服从龙,麒麟不是龙但是麒麟他爸爸是龙。

当时梅长苏就留下肥哥一个人在屋里,看着它盘成一团的样子,拿了只老鼠丢给他,“饿了吗?吃不吃?”

见到老鼠不吃,是傻子。

抓了我没做蛇羹,好人咧!肥哥感激得就差没痛哭流涕了。

果断吞了老鼠,肥哥从此成了梅长苏的骨灰级迷弟,恨不得当梅长苏的宠物,而且分外眼红那条名叫纳吉尼的本家——好歹可以缠在它主人的身上。

很快,肥哥就受到了重用,专门仰仗他那跟海客打交道的本事专管江左盟海外生意,尤其是擅长一眼看穿这些客人的真身。

“这大半夜的,肥哥不用睡觉么?”蔺晨搂着他往外慢慢走,梅长苏笑了一声,“他夜里精神着呢。”

梅长苏说的没错,肥哥正在他自个儿的福地乐呵着,本来他就不准备当神仙,只要能依偎十丈软红便满足。所以当梅长苏敲门的时候,肥哥怀里还搂着一个妙音鸟的腰。

这他妈就很尴尬了。

事实证明梅长苏是个宽容大度的主子,肥哥尴尬了一瞬间就释然了,挥挥手让一屋子的翠鸟妙音鸟们滚蛋,请了自家宗主上坐。

“肥哥,我们这么晚打扰你,是想请问一下,你能不能感应到这附近的结界?”

上头开门见山还这么客气,作为迷弟的肥哥立马认真负责,闭上眼睛一会儿,肥哥肯定道,“清风楼后院有结界,在山洞里。”

“那是什么东西呢?”蔺晨问。

肥哥一下子就跳起来了,让遍知天下事的白泽问自己!这太幸福简直无法相信!!

“这东西是一种能够织梦的生物,从东瀛而来,叫做梦貘。以梦境为食,又称食梦貘。最喜欢吞噬噩梦,让人安睡,所以根本不用怕它啊!”

肥哥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。然而梅长苏一笑,“那么,如果一个人深陷梦魇,是不是也能形成结界?”

肥哥摆手,“不会的,只有食梦貘被杀死的时候,噩梦无法存储而外泄,那么虚弱的人就会收到影响,从而梦魇,厉害了甚至会死在梦魇中。至于结界嘛……”

被杀死的食梦貘是不可能有能力编织结界的,那么会有另一只食梦貘?

“食梦貘不会成双出来的,除非带着小的食梦貘,为了保护孩子设下结界嘛,小的食梦貘又没有自卫能力。”肥哥摊手道。

梅长苏眉头一蹙,“不好,肥哥,快跟我们去清风楼!”

结界消失是无声的,但是消失的结界,会引发不同程度的空间扭曲,甚至会导致阴阳混乱。

三人赶到清风楼的时候就正是这样一副情况,食梦貘的结界空间被瞬间打散,阴气泄露了出来,虽然只是一瞬间便重新合起,还是让清风楼后面的人一下子瘫倒了大半。

阴阳混杂,人鬼共存,仿佛阿修罗界降临。蔺晨本能地一把拉过梅长苏护在身后,一道白色的灵力直冲那中间一团混沌而去。

蓦然间,一只小兽被扔到地上,而那道灵力蓦然劈开混沌,顿时一道血光落到地面。

少女蹲下身子,胳膊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,不多时便将她身上白色的绒衣浸透。蔺晨一愣,连忙抢上前去,替她止血。

“蔺晨哥哥,你可真是敌我不分……”那少女冲他们一笑,“长苏哥哥,不认得青儿了?”

这正是青丘国主的同胞妹妹青儿,青丘雪狐一族的公主。

得亏肥哥机灵,第一时间抓到了那只小的食梦貘,眼下着小家伙正被他揪住后颈皮提着,四只爪子还在扑腾着。

“哟,小公主也来廊州了,好说好说,肥哥我回去炖只鸡给您接风咋样?”

青儿噗嗤一笑,“炖鸡我就领了,接风算了,我本来也是来找你们的。不料被这食梦貘结界给弄进去了。里面……全是噩梦。”

青儿抱着那只小食梦貘回到茶馆,庆林有些好奇,“那你看到了什么?”

青儿摇头,“看到了这一辈子最恐怖的噩梦,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。”

“我看到了食梦貘被人宰杀的那一幕,在它被杀死的时候,有无数的黑气从它眼睛和身体泄出来……有一个梦境就是那样恐怖,战场杀伐,然后是大雪,甚至还有人,将麒麟抓住,砍去他的麒麟角,然后扔到雪地里自生自灭……”

她没有再说下去,梅长苏低着头,脸色苍白得就像是那年的雪。

蔺晨本是居住在维龙之山的白泽,搞了个琅琊阁赚了人家的钱享受够了,那一日恰好接到青丘国主的邀请,途径梅岭的时候捡到了奄奄一息的小家伙。

幼年的麒麟失去灵源会很快流血过多而死,可白泽显然想不了那么多,只用自己的方式止血便带走了他。本能感到温暖的小家伙往他怀里蹭了蹭,蔺晨便下意识将他搂到怀里。

虚弱得只剩一口气的小家伙,连化人形都已经没有力气,那天晚上蔺晨搂着他躺下,托着他的两只前蹄,认真看着他道,“小家伙,跟我走吧,由我来照顾你,直到你的角重新长出来,怎么样啊?”

他一眼看到外面的梅花,也不管怀里的小麒麟是不是听得到,摸摸他的脑袋,“这样吧,就叫你梅长苏吧,长乐永安,万物复苏。”

梅长苏低着头没有开口,任由蔺晨把他揽过来靠进自己怀里,蔺晨轻声道,“你化形那天我就说了,白泽独自居住在维龙之山,就是为了等麒麟为伴。”

青儿拍拍手,“我突然想起来了,有件正事要找你。阿晨,我来前几天,廊州西北死了不少人,据说临死前都听过一首童谣。”

小小的食梦貘在她怀里伸了个懒腰,睁开黑亮的眼睛,最终接受了肥哥坚持不懈递过来的糖葫芦。

然后吐了肥哥一脸。

梅长苏低着头偷偷笑起来。

评论(30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