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琰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【HP解读间】如何看待邓布利多母女的墓志铭

首先说一下出处,“珍宝在何处,心也在何处”这句话出自《圣经》中的《马太福音》第六章。原文是“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,你的心也在那里”。这是《哈利.波特与死亡圣器》中,校长邓布利多刻在他妹妹阿利安娜的墓碑上的铭文,以表祭奠。

对于阿利安娜来说,这句话本身就是表面意思,但是对她的大哥阿不思来说,就不仅仅是表层意思了。

说起安娜就必须牵扯到亲情,在魔法石中哈利问邓布利多,厄里斯魔镜你看到了什么?他回答,我看到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。这句话在HP里解释就是亲情。

那么……校长真的只是看到了亲人吗?

邓布利多为什么选择这句话?如果只说就是亲情,就是为了阿利安娜埋葬了一切,而亲情才是他唯一的珍宝,未免把阿不思·邓布利多想的太简单了,这句话的理解,也就太狭隘了。

联系第四部火焰杯第二个项目,“寻找你们丢失的珍宝”,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——

哈利的“罗恩”——友情,对于邓布利多来说,他的朋友有谁,暂且先放下。

塞德里克·迪戈里的“秋”,威克多尔·克鲁姆的“赫敏”——爱情,毋庸置疑,指的是格林德沃。

芙蓉·德拉库尔的“加布里”——亲情,这个指向非常明显,妹妹,就是阿利安娜,从HP7霍格沃茨战斗前夜阿不福思的交代中,山羊小子阿不福思和安娜是一体的,也是阿不思仅剩的家人。

从上面可以看出,阿不思的珍宝其实也是这三个,爱情亲情无需多言,比较诡异的是这个友情非常值得探讨,首先一条是,小伙伴们,谁告诉我阿不思的朋友是谁?

真正的朋友首先要知道你的基本情况,要地位平等,三观相合,智力齐平,缺了任何一点,都算不得是“珍宝”的朋友。

从目前HP中所展现出来的可能人物是,埃菲亚斯·多吉,纽特·斯卡曼德,以及阿不思的同事兼好友,霍格沃茨的拉文克劳院长菲利乌斯·弗立维教授,以及……盖勒特·格林德沃。

首先智力齐平,就可以排除多吉和纽特,他俩实在不是跟得上阿不思脑子的人,三观这方面,几个人都没有问题(格林德沃三观不合这俩也搞不到一块儿去),最后排除智力齐平,只剩下一个——格林德沃。

墓志铭是给死者选的,可正如追忆和悼文一样,给死者写的,念给活着的人听,寓意也是警醒活着的人。

漫长岁月里,邓布利多校长有多少财产意义上的财宝并不是重点,他死后都给了霍格沃茨。那么在这漫长岁月里,还有什么是他在安娜死后,依旧念念不忘的呢?看看HP7《国王十字车站》——

“我真是个傻瓜,哈利。那么多年之后,我竟然毫无长进。我根本不配同时拥有全部的死亡圣器,这已多次得到证实,而这是最后一次证明。”

已经116岁的邓布利多,面对一个魂器,他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什么?是死亡圣器!

纵观HP系列唯一能与其挂钩的,只有格林德沃。

HP官方并没有说明邓格二人后来还有没有联系,但是从其中只言片语还能发现,邓布利多很多话都意有所指,包括预言,神秘事务司,国际保密法,以及从他的经历上看,是不是他应该反麻瓜?

说“反麻瓜”有点重了,但是最起码,18岁之前的阿不思不可能有那么成熟的心智,“众生平等”、“亲近麻瓜”等行为理念,正是来自于格林德沃,而细水长流的温和方式,也正是与格林德沃博弈的结果。

墓志铭,写给死者,看的是生者,也只有生者才会低回品味。

从三强争霸赛的顺序看,阿不思的“珍宝”顺序是友情,爱情,亲情。

唯一最后的亲情来自于他的弟弟阿不福思,哥哥死后依然替他守护这所付出几乎一生心血的学校,可见他与弟弟的亲情也是他最看重的东西。

那么最后一个问题,邓布利多对阿利安娜怎样的感情,一言以蔽之,复杂。

虽然未被官方但也接近实锤的一个是,安娜极有可能是阿不思在混战中亲手杀死的。这也是这么久以来阿不福思恨哥哥的一个侧面体现,他不肯原谅的并不是格林德沃,而是字字句句都攻击的哥哥阿不思。阿不福思是个性情中人,按照人性来推测,只能说明一点——无论最后杀死安娜的人是谁,几乎不可能是格林德沃。

阿不福思没有理由怨恨他,而他却正大光明地怨恨阿不思,这个态度几乎表明了答案。因此,阿不思对阿利安娜的感情,愧疚和自责占据了绝大多数,而其他的,就是真正的血浓于水。

至于阿不思的珍宝,亲情,友情和爱情,三者从未有任何缺席。

评论(12)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