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琰
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,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“这一路风雨走过来,如何?”

“这一路风雨走过来,如何?”蔺晨看着他,闲闲地问道,梅长苏听出了些许云淡风轻。

“……挺好,虽然自己走过来很艰难,但是终究都过去了。只不过,还是应了那句话,过去了也没有多少变化。”

蔺晨轻笑一声,“因为,长大了,就是这样的,你看着并没有什么变化,其实,真的不一样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《梦横塘下部·第四十章·雄关漫道真如铁》

评论(10)

热度(20)